中共感到了辛亥革命有可能再次到来的恐惧

《新史记》特约记者吴聪、胡明

随着辛亥百年纪念良辰吉日的到来,激起中国知识分子深刻的自我反省,许多人不禁遥想,辛亥革命所高扬的民主在哪里?自由在哪里?尤其是,宪政在哪里?
中共感到了辛亥革命有可能再次到来的恐惧中共当局坚持纪念辛亥革命的既有口径,对除此以外的说法坚决取缔。在辛亥革命90周年之际,下令停止播映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
今年当局又禁演了一部香港关于孙中山一生的戏剧在京公演。然而,随着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深入,许多史料逐渐开放,言论尺度也被撑宽,中共的传统说法受到质疑,日益动摇。这个百年纪念,就遇到了许多当局左右为难、难以解释的新问题


中共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大会会场。
最常见的一种说法是:清末形成了“改革和革命赛跑的局面,即一边是清王朝废科举、改官制、设咨议局,推行晚清新政;但是革命党人鼓动革命,发动起义,结果改革跑不过革命,终于酿出了辛亥革命。
但辛亥革命不仅阻碍了清政府搞开明专制,而且造成了中国连绵不断的大动荡和大流血……在眼下的中国大陆,不管是左翼人士还是自由派人士,似乎都有共识,中国也已进入改革和革命赛跑阶段。
今年3月,中东冒出茉莉花革命,中国当局更为紧张,自由派人士又进一步提出了改革和危机赛跑。对辛亥革命的这类反思,给中国的现实存在似乎赋予了从未有过的重要意义;弄得不好,甚至可能成为引发中国动荡的导火索。
另外一种说法是,中华民国,包括国民党执政时期之前的北洋时期,都并不像中国夺取全国政权之后所妖魔化的那样暗无天日,实际上,上个世纪不论是二十年代、三十年代,还是二战之后的四十年代后期,不仅政治上、经济上乃至社会上和文化上,都有许多成就远胜当今,许多政策甚至会让中共执政者脸红。
把过去60年与民国甚至清朝统治最后10年的数据货比货,都可以证明今非昔比,有一种怵目惊心的倒退。这让中国大陆当局的合法性大为折损,对极力宣扬中共执政之后巨大成就的当局来说,当然绝非福音。再次,辛亥之后以袁世凯为代表的宪政道路和以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道路,两条道路孰是孰非?
如果认定了孙中山的革命是正宗,那幺,当前中国面临这幺多的问题,也类似晚清和辛亥年间,当局难道能够放手让民间效法孙中山的组党和起义?这种尴尬,让海内外许多人都看到了。台湾着名作家龙应台在回答记者专访时就点出来。她说:对于中国来说,想要合理地诠释双十(辛亥革命)是非常尴尬的,甚至不当的。
这是中华民国的国庆日,而中国方面完全不承认中华民国的地位。因此中国人就完全地聚焦在了革命本身。他们不得不在向辛亥革命致敬,和辛亥革命的结果是建立了共和这二者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而这种平衡可不容易保持
龙应台还指出,至少这一次的双十,激起了中国知识分子相当多的深刻的自我反省。更有什者,有识之士指出,中共感到了一种辛亥有可能再次到来的恐惧——这里的辛亥,指的当然不是一个干支纪年,而是辛亥革命那种革命的方式。
随着百年纪念良辰吉日的到来,许多中国人不禁遥想,辛亥革命所高扬的民主在哪里?自由在哪里?尤其是,宪政在哪里?网上发出这样大胆的评论:值此百年纪念之际,我们期待另一次彻底改变现状的革命。中国当局闻到了危险的气味,采取强力措施避免任何有关民主或革命的讨论。
据知情人透露,在辛亥革命的首义之地武汉,警察接到命令,从827日到1010日之间,要加强巡逻的力度。除了 ​​几千执行巡逻任务的官兵之外,数百名武警、特警也落实了巡逻任务;25万个摄像头昼夜不停地监视着每一个角落——而一切,都是在为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创造和谐环境的名义下发生。
中国着名作家余华最近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用了一句中国成语作标题:叶公好龙Fear Of Dragons)。他话外有话地说,我不怀疑叶公真的爱龙,只要它们仅仅是装饰而已我也不怀疑我们的政府真的想纪念辛亥革命,只要这些颂词仅限于装饰,或不过是让屋内显得器宇不凡就好
余华写道:辛亥革命是指1911年爆发的一系列起义。它最终颠覆了清廷,一举建立起了民主共和制。政府喜欢搞这种盛大庆典,前提是这必须由它发起,并由它掌控。而一旦任何真实状况浮出水面,哪怕只显出了丝毫端倪,它就恐慌了。
余华说得一针见血:庆祝活动与其说展现了1911年的辛亥革命,不如说表现出了北京政府如何惧怕改变;他们声称庆祝的是1911年的辛亥革命,实则庆祝的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

中共感到了辛亥革命有可能再次到来的恐惧


  《新史记》特约记者吴聪、胡明

随着辛亥百年纪念良辰吉日的到来,激起中国知识分子深刻的自我反省,许多人不禁遥想,辛亥革命所高扬的民主在哪里?自由在哪里?尤其是,宪政在哪里?
中共感到了辛亥革命有可能再次到来的恐惧中共当局坚持纪念辛亥革命的既有口径,对除此以外的说法坚决取缔。在辛亥革命90周年之际,下令停止播映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
今年当局又禁演了一部香港关于孙中山一生的戏剧在京公演。然而,随着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深入,许多史料逐渐开放,言论尺度也被撑宽,中共的传统说法受到质疑,日益动摇。这个百年纪念,就遇到了许多当局左右为难、难以解释的新问题


中共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大会会场。
最常见的一种说法是:清末形成了“改革和革命赛跑的局面,即一边是清王朝废科举、改官制、设咨议局,推行晚清新政;但是革命党人鼓动革命,发动起义,结果改革跑不过革命,终于酿出了辛亥革命。
但辛亥革命不仅阻碍了清政府搞开明专制,而且造成了中国连绵不断的大动荡和大流血……在眼下的中国大陆,不管是左翼人士还是自由派人士,似乎都有共识,中国也已进入改革和革命赛跑阶段。
今年3月,中东冒出茉莉花革命,中国当局更为紧张,自由派人士又进一步提出了改革和危机赛跑。对辛亥革命的这类反思,给中国的现实存在似乎赋予了从未有过的重要意义;弄得不好,甚至可能成为引发中国动荡的导火索。
另外一种说法是,中华民国,包括国民党执政时期之前的北洋时期,都并不像中国夺取全国政权之后所妖魔化的那样暗无天日,实际上,上个世纪不论是二十年代、三十年代,还是二战之后的四十年代后期,不仅政治上、经济上乃至社会上和文化上,都有许多成就远胜当今,许多政策甚至会让中共执政者脸红。
把过去60年与民国甚至清朝统治最后10年的数据货比货,都可以证明今非昔比,有一种怵目惊心的倒退。这让中国大陆当局的合法性大为折损,对极力宣扬中共执政之后巨大成就的当局来说,当然绝非福音。再次,辛亥之后以袁世凯为代表的宪政道路和以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道路,两条道路孰是孰非?
如果认定了孙中山的革命是正宗,那幺,当前中国面临这幺多的问题,也类似晚清和辛亥年间,当局难道能够放手让民间效法孙中山的组党和起义?这种尴尬,让海内外许多人都看到了。台湾着名作家龙应台在回答记者专访时就点出来。她说:对于中国来说,想要合理地诠释双十(辛亥革命)是非常尴尬的,甚至不当的。
这是中华民国的国庆日,而中国方面完全不承认中华民国的地位。因此中国人就完全地聚焦在了革命本身。他们不得不在向辛亥革命致敬,和辛亥革命的结果是建立了共和这二者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而这种平衡可不容易保持
龙应台还指出,至少这一次的双十,激起了中国知识分子相当多的深刻的自我反省。更有什者,有识之士指出,中共感到了一种辛亥有可能再次到来的恐惧——这里的辛亥,指的当然不是一个干支纪年,而是辛亥革命那种革命的方式。
随着百年纪念良辰吉日的到来,许多中国人不禁遥想,辛亥革命所高扬的民主在哪里?自由在哪里?尤其是,宪政在哪里?网上发出这样大胆的评论:值此百年纪念之际,我们期待另一次彻底改变现状的革命。中国当局闻到了危险的气味,采取强力措施避免任何有关民主或革命的讨论。
据知情人透露,在辛亥革命的首义之地武汉,警察接到命令,从827日到1010日之间,要加强巡逻的力度。除了 ​​几千执行巡逻任务的官兵之外,数百名武警、特警也落实了巡逻任务;25万个摄像头昼夜不停地监视着每一个角落——而一切,都是在为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创造和谐环境的名义下发生。
中国着名作家余华最近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用了一句中国成语作标题:叶公好龙Fear Of Dragons)。他话外有话地说,我不怀疑叶公真的爱龙,只要它们仅仅是装饰而已我也不怀疑我们的政府真的想纪念辛亥革命,只要这些颂词仅限于装饰,或不过是让屋内显得器宇不凡就好
余华写道:辛亥革命是指1911年爆发的一系列起义。它最终颠覆了清廷,一举建立起了民主共和制。政府喜欢搞这种盛大庆典,前提是这必须由它发起,并由它掌控。而一旦任何真实状况浮出水面,哪怕只显出了丝毫端倪,它就恐慌了。
余华说得一针见血:庆祝活动与其说展现了1911年的辛亥革命,不如说表现出了北京政府如何惧怕改变;他们声称庆祝的是1911年的辛亥革命,实则庆祝的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

中共感到了辛亥革命有可能再次到来的恐惧


  《新史记》特约记者吴聪、胡明

随着辛亥百年纪念良辰吉日的到来,激起中国知识分子深刻的自我反省,许多人不禁遥想,辛亥革命所高扬的民主在哪里?自由在哪里?尤其是,宪政在哪里?
中共感到了辛亥革命有可能再次到来的恐惧中共当局坚持纪念辛亥革命的既有口径,对除此以外的说法坚决取缔。在辛亥革命90周年之际,下令停止播映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
今年当局又禁演了一部香港关于孙中山一生的戏剧在京公演。然而,随着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深入,许多史料逐渐开放,言论尺度也被撑宽,中共的传统说法受到质疑,日益动摇。这个百年纪念,就遇到了许多当局左右为难、难以解释的新问题


中共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大会会场。
最常见的一种说法是:清末形成了“改革和革命赛跑的局面,即一边是清王朝废科举、改官制、设咨议局,推行晚清新政;但是革命党人鼓动革命,发动起义,结果改革跑不过革命,终于酿出了辛亥革命。
但辛亥革命不仅阻碍了清政府搞开明专制,而且造成了中国连绵不断的大动荡和大流血……在眼下的中国大陆,不管是左翼人士还是自由派人士,似乎都有共识,中国也已进入改革和革命赛跑阶段。
今年3月,中东冒出茉莉花革命,中国当局更为紧张,自由派人士又进一步提出了改革和危机赛跑。对辛亥革命的这类反思,给中国的现实存在似乎赋予了从未有过的重要意义;弄得不好,甚至可能成为引发中国动荡的导火索。
另外一种说法是,中华民国,包括国民党执政时期之前的北洋时期,都并不像中国夺取全国政权之后所妖魔化的那样暗无天日,实际上,上个世纪不论是二十年代、三十年代,还是二战之后的四十年代后期,不仅政治上、经济上乃至社会上和文化上,都有许多成就远胜当今,许多政策甚至会让中共执政者脸红。
把过去60年与民国甚至清朝统治最后10年的数据货比货,都可以证明今非昔比,有一种怵目惊心的倒退。这让中国大陆当局的合法性大为折损,对极力宣扬中共执政之后巨大成就的当局来说,当然绝非福音。再次,辛亥之后以袁世凯为代表的宪政道路和以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道路,两条道路孰是孰非?
如果认定了孙中山的革命是正宗,那幺,当前中国面临这幺多的问题,也类似晚清和辛亥年间,当局难道能够放手让民间效法孙中山的组党和起义?这种尴尬,让海内外许多人都看到了。台湾着名作家龙应台在回答记者专访时就点出来。她说:对于中国来说,想要合理地诠释双十(辛亥革命)是非常尴尬的,甚至不当的。
这是中华民国的国庆日,而中国方面完全不承认中华民国的地位。因此中国人就完全地聚焦在了革命本身。他们不得不在向辛亥革命致敬,和辛亥革命的结果是建立了共和这二者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而这种平衡可不容易保持
龙应台还指出,至少这一次的双十,激起了中国知识分子相当多的深刻的自我反省。更有什者,有识之士指出,中共感到了一种辛亥有可能再次到来的恐惧——这里的辛亥,指的当然不是一个干支纪年,而是辛亥革命那种革命的方式。
随着百年纪念良辰吉日的到来,许多中国人不禁遥想,辛亥革命所高扬的民主在哪里?自由在哪里?尤其是,宪政在哪里?网上发出这样大胆的评论:值此百年纪念之际,我们期待另一次彻底改变现状的革命。中国当局闻到了危险的气味,采取强力措施避免任何有关民主或革命的讨论。
据知情人透露,在辛亥革命的首义之地武汉,警察接到命令,从827日到1010日之间,要加强巡逻的力度。除了 ​​几千执行巡逻任务的官兵之外,数百名武警、特警也落实了巡逻任务;25万个摄像头昼夜不停地监视着每一个角落——而一切,都是在为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创造和谐环境的名义下发生。
中国着名作家余华最近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用了一句中国成语作标题:叶公好龙Fear Of Dragons)。他话外有话地说,我不怀疑叶公真的爱龙,只要它们仅仅是装饰而已我也不怀疑我们的政府真的想纪念辛亥革命,只要这些颂词仅限于装饰,或不过是让屋内显得器宇不凡就好
余华写道:辛亥革命是指1911年爆发的一系列起义。它最终颠覆了清廷,一举建立起了民主共和制。政府喜欢搞这种盛大庆典,前提是这必须由它发起,并由它掌控。而一旦任何真实状况浮出水面,哪怕只显出了丝毫端倪,它就恐慌了。
余华说得一针见血:庆祝活动与其说展现了1911年的辛亥革命,不如说表现出了北京政府如何惧怕改变;他们声称庆祝的是1911年的辛亥革命,实则庆祝的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

中共感到了辛亥革命有可能再次到来的恐惧


  《新史记》特约记者吴聪、胡明

随着辛亥百年纪念良辰吉日的到来,激起中国知识分子深刻的自我反省,许多人不禁遥想,辛亥革命所高扬的民主在哪里?自由在哪里?尤其是,宪政在哪里?
中共感到了辛亥革命有可能再次到来的恐惧中共当局坚持纪念辛亥革命的既有口径,对除此以外的说法坚决取缔。在辛亥革命90周年之际,下令停止播映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
今年当局又禁演了一部香港关于孙中山一生的戏剧在京公演。然而,随着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深入,许多史料逐渐开放,言论尺度也被撑宽,中共的传统说法受到质疑,日益动摇。这个百年纪念,就遇到了许多当局左右为难、难以解释的新问题


中共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大会会场。
最常见的一种说法是:清末形成了“改革和革命赛跑的局面,即一边是清王朝废科举、改官制、设咨议局,推行晚清新政;但是革命党人鼓动革命,发动起义,结果改革跑不过革命,终于酿出了辛亥革命。
但辛亥革命不仅阻碍了清政府搞开明专制,而且造成了中国连绵不断的大动荡和大流血……在眼下的中国大陆,不管是左翼人士还是自由派人士,似乎都有共识,中国也已进入改革和革命赛跑阶段。
今年3月,中东冒出茉莉花革命,中国当局更为紧张,自由派人士又进一步提出了改革和危机赛跑。对辛亥革命的这类反思,给中国的现实存在似乎赋予了从未有过的重要意义;弄得不好,甚至可能成为引发中国动荡的导火索。
另外一种说法是,中华民国,包括国民党执政时期之前的北洋时期,都并不像中国夺取全国政权之后所妖魔化的那样暗无天日,实际上,上个世纪不论是二十年代、三十年代,还是二战之后的四十年代后期,不仅政治上、经济上乃至社会上和文化上,都有许多成就远胜当今,许多政策甚至会让中共执政者脸红。
把过去60年与民国甚至清朝统治最后10年的数据货比货,都可以证明今非昔比,有一种怵目惊心的倒退。这让中国大陆当局的合法性大为折损,对极力宣扬中共执政之后巨大成就的当局来说,当然绝非福音。再次,辛亥之后以袁世凯为代表的宪政道路和以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道路,两条道路孰是孰非?
如果认定了孙中山的革命是正宗,那幺,当前中国面临这幺多的问题,也类似晚清和辛亥年间,当局难道能够放手让民间效法孙中山的组党和起义?这种尴尬,让海内外许多人都看到了。台湾着名作家龙应台在回答记者专访时就点出来。她说:对于中国来说,想要合理地诠释双十(辛亥革命)是非常尴尬的,甚至不当的。
这是中华民国的国庆日,而中国方面完全不承认中华民国的地位。因此中国人就完全地聚焦在了革命本身。他们不得不在向辛亥革命致敬,和辛亥革命的结果是建立了共和这二者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而这种平衡可不容易保持
龙应台还指出,至少这一次的双十,激起了中国知识分子相当多的深刻的自我反省。更有什者,有识之士指出,中共感到了一种辛亥有可能再次到来的恐惧——这里的辛亥,指的当然不是一个干支纪年,而是辛亥革命那种革命的方式。
随着百年纪念良辰吉日的到来,许多中国人不禁遥想,辛亥革命所高扬的民主在哪里?自由在哪里?尤其是,宪政在哪里?网上发出这样大胆的评论:值此百年纪念之际,我们期待另一次彻底改变现状的革命。中国当局闻到了危险的气味,采取强力措施避免任何有关民主或革命的讨论。
据知情人透露,在辛亥革命的首义之地武汉,警察接到命令,从827日到1010日之间,要加强巡逻的力度。除了 ​​几千执行巡逻任务的官兵之外,数百名武警、特警也落实了巡逻任务;25万个摄像头昼夜不停地监视着每一个角落——而一切,都是在为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创造和谐环境的名义下发生。
中国着名作家余华最近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用了一句中国成语作标题:叶公好龙Fear Of Dragons)。他话外有话地说,我不怀疑叶公真的爱龙,只要它们仅仅是装饰而已我也不怀疑我们的政府真的想纪念辛亥革命,只要这些颂词仅限于装饰,或不过是让屋内显得器宇不凡就好
余华写道:辛亥革命是指1911年爆发的一系列起义。它最终颠覆了清廷,一举建立起了民主共和制。政府喜欢搞这种盛大庆典,前提是这必须由它发起,并由它掌控。而一旦任何真实状况浮出水面,哪怕只显出了丝毫端倪,它就恐慌了。
余华说得一针见血:庆祝活动与其说展现了1911年的辛亥革命,不如说表现出了北京政府如何惧怕改变;他们声称庆祝的是1911年的辛亥革命,实则庆祝的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



[欢呼中国茉莉花革命 ChinaJasmineRevolution.blogspot.com 编辑与整理]

推荐文章:

最新推荐文章列表

人民力量 公民非暴力抵抗初探 (视频)

收集茉莉花的种子,记录身边发生的事件

克服恐惧,走出勇敢的第一步

《茉莉花个人安全手册》

1 条评论:

  1. 都是胡说八道的狗屁文章,美国是你爹啊?美国就是他妈的以强欺弱。美国鬼子。我只相信我的毛泽东爷爷是最棒的!

    回复删除